返回《常熟文化网》首页 首 页 历史文化 文学艺术 民间文艺 社会文化 文化教育 文化市场 文化交流 笔下常熟
常熟文化网
文学艺术
>>> 返 回    

古音正宗 虞山琴派

古音正宗 虞山琴派
  公元一千九百七十七年,地球人发射的“航行者”号太空船进入了苍茫无际的宇宙空间,太空船上有一张喷金铜唱片,循环播放着二十七段音乐,其中有一段中国乐曲,就是古琴曲《流水》。这是管平湖先生用唐代的“清英”琴演奏的相传是春秋时代的古曲,地球人试图通过古老的音乐语言在浩瀚的星空里寻找同类和知音……
  
  一
  
  古琴,又称“琴”和“七弦琴”,它是我国一件古老的弹拨乐器。“窈窕淑女,琴瑟友之”,“我有嘉宾,鼓瑟鼓琴”,这是古代文献《诗经》中对琴的记载,说明古琴至少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了。三千多年来,古人给我们留下了三千多首琴谱和大量的理论文章,从而在十七世纪就形成了一门独立的学科——琴学,这在我国民族音乐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因此,古琴音乐被公认为中国民族音乐遗产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古琴也被看作中国民族器乐中最具代表性的乐器之一。我国文武双全的陈毅元帅,也非常喜爱古琴,赞美古琴音乐是“一朵极美现的古代花朵”。⑴
  
  “士无故不撤琴瑟”,自古以来琴一直是中国许多有教养的知识分子,甚至包括上自帝王、后妃、王公,下至一部分僧尼、道士所必备的知识和必修的课目。古琴和中国文人极为密切的关系,使得流传至今的古琴以及琴曲、琴谱沉淀了中国文人的艺术与人生的终极追求与价值观。认识古琴以及它的音乐文化内涵,不仅是了解中国文人生活与思想的重要途径,同时还为人类学家探讨人与音乐的关系提供了重要的人类学资料。
  
  有意思的是,古城常熟,似乎与古琴有着特殊的因缘。明代邑人吴讷有诗曰:“虞城枕山麓,七水流如弦。昔人肇嘉名,千古称琴川。”常熟别称琴川,盖取七弦琴水之意,因古代常熟城内有七条溪流,形似古琴七弦,横向排列,汇入南北向的主河道,其中一溪通于虞山东麓,犹如琴尾,邑人以东汉蔡邕有焦尾琴,名之为“焦尾溪”,其源头则为“焦尾泉”,现在,“焦尾泉”已成为昭明读书台一景。
  
  不过取琴川之别名,只是描摹山川形胜的造化巧合而已。只有千年厚重的文化累积,才赋予它真正的底蕴。
  
  商周之际,泰伯、仲雍让国同心,避奔江南,入乡随俗,与民同耕,从此受到当地百姓的归附拥戴。春秋时代,青年言偃学道北上,游学孔门,文开吴会,道启东南,“南方夫子”为世代所尊崇。这一南来北往的历史佳话,潜移默化了常熟的文化氛围,铸就了馨香久远的人文背景。“东南财赋地,江浙人文薮”。缘自唐宋之交,特别是宋室南渡后中国经济、政治、文化中心自北向南的历史性迁移,常熟一地随经济的渐趋繁荣,更带动了文化教育的昌盛。历宋元明清数百年间,兴学重教,人才辈出。以虞山起名和标识的文化艺术流派,诸如诗派、琴派、画派、印派、竞相纷呈,各领风骚,独步江南,名闻海内。
  
  明末清初,由严天池开创、徐青山拓展的虞山琴派,无疑为悠久琴川谱写了一曲气韵生动的华彩乐章。
  
  二
  
  严天池(1547—1625),字道澈,号天池,江苏常熟人,宰相严讷之子,曾任邵武府知府三年,为官清廉正直,退职归里后以琴自娱,过着幽闲寄致的生活。
  
  由于好古趋雅的地域风尚影响,更有来自南宋著名“浙操”琴家徐天民的第三代徐梦吉(号晓山)曾在此教书授艺,因此,当时常熟琴人很多,他们一方面直接吸收历史上江南“吴声”的优秀营养,同时又吸收了“浙操”的优秀传统,为虞山琴派的诞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早在唐代初年,吴声就以其雍容恢宏的气派赢得知音者的欣赏,当时著名琴家赵耶利通过吴蜀两地音乐风格的对比,评述了其不同特色。他认为:“吴声清婉,若长江广流,绵延徐逝,有国土之风;蜀声燥急,若急浪奔雷,亦一时之俊快。”⑵这里用“清婉”来概括吴声的基本特色;他又用“长江广流”作比喻形象地描摹了其内在的气质,更以“绵延徐逝”的描绘,加强了形象的动态感觉,给人以无限的遐思冥想,末了再次作出评价,说它有“国土之风”。严天池创立虞山派之前,对于当时虞山古琴风格,用他的话说:“其声博大和平,具轻重疾徐之节”⑶,正是继承了赵耶利对吴声评价的最优秀部分。
  
  严天池学琴拜徐晓山再传弟子陈爱桐之子陈星源为师,他与许多常熟琴人一样,直接继承了“浙操”的优秀传统。“浙操”非常注重器乐的表现力,创作了一大批成为后世广为流传的优秀曲目,郭楚望、毛敏仲等人创作的《潇湘水云》、《渔歌》、《樵歌》、《山居吟》、《佩兰》、《列子御风》等通过景色的描写来抒发自己内心感受的创作方法,影响了虞山琴人的审美选择。但当时琴界一度出现一种滥制琴歌的风气,始自龚经《浙音释字琴谱》。一些琴人把所有器乐化的琴曲,机械地每一音都填上一个字作为歌词,这种歌词不伦不类,逻辑混乱,语音重复,既无文采,更无诗意。杨抡、杨表正等人也群起效颦,把一些古诗词甚至散文,也一律逐字配音,所配曲调呆板,根本无法演唱。这种歪风一时充斥琴坛,出版了不少质量低劣的谱集。对此严天池适时进行了中肯的批评,他继承了“浙操”的主张:“去文以存勾踢”⑷,并在虞山琴派纲领文章《松弦馆琴谱·琴川汇谱序》中,进一步发挥了这种观点。他认为应发挥音乐本身的表现力,而不必借助于文词;认为音乐表达感情有其独到之处,是文词所不及的。“盖声音之道微妙圆通,本于文而不尽于文,声固精于文也”⑸,他认为当时一度风行的琴歌,违背了琴歌的传统。“吾独怪近世一、二俗工,取古文辞用一字当一声,而谓能声,又取古曲随一声当一字,属成俚语,而谓能文。噫!古乐然乎哉?盖一字也,曼声而歌之,则五音殆几乎遍,故古乐,声一字而鼓不知其凡几。而欲声字相当,有是理乎?适为知音者捧腹耳!”⑹由于严天池的大声疾呼,改变了这种状况,“一时琴道大振”,虞山琴派受到人们的尊重。
  
  为切磋琴艺,严天池与陈星源、张渭川、施磵槃、徐青山等师友结集“琴川琴社”,但他不以自限,转益多师。他曾向一个不知名的樵夫学过琴,并为樵夫起名徐亦仙⑺,又在北京于1602年与皇宫太监郝宁、王定安共同编辑了《藏春坞琴谱》,使得他对皇宫藏谱有了一个深刻的认识。当时在京教琴的琴师沈音(字太韶)名重天下,在与沈音接触过程中,严天池得益匪浅,用他自己的话说:“余过京师遇太韶沈君,称一时琴师之冠,气调与琴川诸士合而博雅遇之,余因以沈之长辅琴川之遗,亦以琴川之长辅沈之遗。”⑻
  
  由于严天池虚心求教,综合百家之长,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琴曲风格,这就是后人推崇的以“博大和平、清微淡远”为特征,重在表现琴曲内在艺术境界和情感体验的虞山派审美理念,由他主持编写的《松弦馆琴谱》所收22首都是亲自操缦过的琴曲。从1614年到1656年多次再版,曲目增至29首,因为严天池的杰出贡献,所以后人把他“比之古文中的韩吕黎、岐黄中之张仲景”,“一时知音翕然宗之。”⑼“博大和平,清微淡远”的虞山派琴风,被时人视作最理想的琴曲演奏风格,《松弦馆琴谱》也被琴界视为古音正宗,更成为后来《四库全书》唯一所收的一部明代琴谱。
  
  继起者徐青山踵武其后,更有创新开拓的胜蓝之誉。
  
  徐青山(约1582—1662),名  ,原名上瀛,江苏太仓人,师从陈星源学琴,也拜严天池为师,他与严天池师出同源,然而其演奏曲目风格和审美情趣却更胜一筹。
  
  严天池由于严谨的学术态度,在其所编的《松弦馆琴谱》中并未选取自己不弹的曲目。谱中所收基本上是一些古淡清雅之音,这使得相当一部分人认为严天池反对演奏快速曲目。但从严天池参与编辑的《藏春坞琴谱》后序中,清楚地表明他喜爱如《潇湘水云》、《雉朝飞》、《乌夜啼》等快速曲目,从而使虞山派在曲目的选择上更具完整性。同时,他进一步提出了和、静、清、远、古、淡、恬、逸、雅、丽、亮、采、洁、润、圆、坚、宏、细、溜、健、轻、重、迟、速等二十四则演奏要求⑽,以此纠正和弥补后人认为虞山派风格为“清、微、澹、远”的片面之辞。这本论述琴学理论的著作《溪山琴况》,被认为发展了宋崔遵度“清丽而静、和润而远”的学说,更以“博大和平”的特质,丰富和完善了虞山派琴风。
  
  从严天池到徐青山,以各自在琴学理论上的建树,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既赢得“黜俗归雅,为中流砥柱”的一代琴宗之誉,也为虞山派形成并独帜琴坛数百年奠定了坚实而宽广的基础,难怪后人评说:“天池作之于前,青山述之于后,此二公者,可谓能集大成而择其精英者也。”⑾
  
  三
  
  自虞山琴派创立起,海内琴士群趋仰慕,一度出现以“虞山为归”的局面,声名远播,有如绵绵瓜瓞,不绝如缕。
  
  探索虞山派之流变历程,除常熟由徐青山传夏溥、钱棻、陆符等弟子,夏溥再传徐愈的脉络外⑿,更深深地影响了其它琴派。如从扬州广陵派传承关系看,创始人徐常遇“淳古淡泊”的琴风与虞山派颇为相似;后继者徐祺所编《五知斋琴谱》,所收33曲中就有14曲出自虞山派。如岭南派黄景星“冲和雅淡”的审美取向,同样不无虞山派的影子。清初琴家庄臻凤,学琴师从虞山何白云先生,其受业弟子蒋兴俦东渡日本,成为近现代日本琴学鼻祖,究其源流,自有虞山派之功,清代后期问世的《二香琴谱》、《琴谱谐声》等,编都亦均派宗虞山。清末明初山东诸城派的创立,渊源一样师承虞山,可以说,自虞山派后,凡广陵、诸城、梅庵、吴门等流派,师承脉络,渊源有自。“三百年来琴重虞山”,询非虚语。
  
  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查阜西为首的28位海内琴家,倡议成立“今虞琴社”,编印《今虞琴刊》,其命名更在于追慕前贤,创建今日的虞山琴派。而其早期社员中,来自常熟的当代古琴大师吴景略,以其承先启后的努力,把虞山琴派再度推进到了一个颇著新色的历史阶段。
  
  吴景略(1907—1987),名韬,号缦叟。少时喜爱民族音乐,曾向赵剑侯、周少梅诸前辈学习琵琶和江南丝竹。1930年随寓居常熟的天津王端璞学琴,数月间尽得其传。1936年经琴家李明德介绍加入“今虞琴社”,遂与海上众师友交接过从,共抚丝桐,切磋微分,视野大开,琴艺日进。他的演奏风格,得之于心,应之于手,吟猱绰注,挥掌可范,既有柔美如歌的抒情,也有跌宕激昂的神韵,可谓熔婉约与豪放于一体。综其一生打谱40多首,以深厚的江南民间音乐为依托,以丰富的现代生活体验为参照,以广博的琴学思想为底色,融汇各派之优长,自成一家风格。由他弹奏的最具代表性曲目《潇湘水云》等,五十年代就录制成唱片,名闻宇内。自1956年起,吴景略先生受聘于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任教授,晚年当选中国文联委员、中国音协民族音乐委员会委员、北京古琴研究会会长,数十年悉心致力古琴教学和研究,琴德高超,桃李满天下,当今琴坛名家吴文光、李祥霆、吴钊等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现代琴宗吴景略,无疑是继严天池、徐青山之后又一位开创性虞山派传人,一位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人物。
  
  四
  
  时移世移的今天,虞山琴派仍传续着生生不息的精神,弥散着经久不磨的韵味。1984年恢复成立的虞山琴社,在著名琴家翁瘦苍(1916—2002)的主持下,努力寻求古琴艺术在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切合占,集结并催生着一代新人的成长。
  
  出身常熟名望大族的翁瘦苍先生,善诗文,工书画,根底深厚,抗战时期师事吴景略学琴,打下了扎实基础,几十年操缦生涯,使先生所弹琴曲萧疎淡雅,指法刚劲,较好地保留了乃师早期的琴凤。十多年来,他带领社员广泛开展古琴艺术的宣传交流和普及教育工作。目前琴社社员已发展到了30多人,始自1985年纪念严天池逝世360周年大型活动起,虞山琴社先后与台湾和真琴社、上海今虞琴社、苏州吴门琴社、镇江梦溪琴社、北京古琴研究会、南通梅庵琴社、扬州广陵琴社等兄弟团体联谊演出,并与日本、新加坡、法国、英国、芬兰等国家的古琴家和古琴爱好者保持来往,受到各方好评。此外参加第一、二届成都古琴艺术国际交流会,第二、三次全国打谱会,发起并参与承办第四同全国古琴打谱会暨国际琴学研究会,所到之处,以琴会友,相互共勉。此间,琴社举办年度中秋琴会,录制古琴专题及CD,100多位少儿新苗得到培养,定期举办少儿古琴音乐会,协助文化局、文联等单位的大型演出活动,配合市委、市政府的接待工作。同时他们借以各种新闻媒体的宣传,吸引了众多的古琴爱好者,千年古韵愈来愈飞入寻常百姓人家,翁先生生前诲人不倦扶掖后学,不遗余力,现在虞山琴社负责人朱晞,便是翁先生门下脱颖而出的青年琴家。
  
  年近不惑的朱晞,自弱冠起对古琴产生浓厚兴趣,先后师从翁瘦苍、吴景略和龚一,并有幸亲聆张子谦等前辈之教诲,从此发奋好学,朝夕习练,更以年轻人镜意进取的精神,广交各地琴家琴人,潜心琴曲实践和理论思考,近年来,他脚踏实地,默默奉献,从培训和创建史弟市县的琴社,到招收少儿古琴班和组织少儿琴社;从就近高校开设古琴选修课,到编辑出版《虞山琴韵》CD片,做了大量的工作。由他指导的常熟高专音乐系古琴与舞蹈《神人畅》获1999年江苏省大学生调演优秀创作奖;他的学生已有五十多人通过了全国两次古琴考级,成绩优异;由他与同好合作的《琴剑志》获中国六艺节苏州分会场群文创作一等奖。不仅于此,他先后撰写多篇琴学论文,围绕古琴音乐的发展方向,虞山派琴曲风格与渊源流变,古琴打谱中的文人心态和精神因素等问题,发抒己见,为琴界所瞩目所赞赏。去年,朱晞被聘为中国琴会常务理事、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民族乐器考级委员会古琴考评专家,正是对他痴迷于古琴艺术而作出的默默肯定。
  
  在常熟,由于工作细致,加上传统优势,已在如下领域在国内居于领先地位:
  
  1、严天池《松弦馆琴谱》为清《四库全书》所收的唯一一部明代琴谱。
  
  2、徐青山《溪山琴祝》为中国美学史上的重镇。
  
  3、吴景略开创了古琴教育提升到专业音乐学院地层面。
  
  4、吴文光古琴唱片《潇湘水云》获中国唱片社金唱片奖。(1949—1989)
  
  5、常熟虞山少儿古琴社为中国唯一,也是第一个少儿古琴社。
  
  6、常熟高等专科学校音乐系古琴选修班,开创了解放后普通高校设立古琴课的先例。
  
  7、琴社编辑出版CD《虞山琴韵》,为国内首例。
  
  8、辅导、协助筹备、成立太仓《婁江琴社》,这在许多琴社自身建设均成困难的情况下,影响很大。
  
  9、常熟举办全国第四届古琴打谱会暨国际琴学研讨会,为全国唯一的县级市。
  
  10、继北京、上海、南京后,常熟设立了全国古琴考级点,参与人数仅次于北京,现已举办了两次,常熟是全国唯一的设立古琴考级点的县级市。
  
  11、严天池墓、故居,吴景略故居均保存完好,这在国内绝无仅有。
  
  12、虞山琴派为中国第一个有代表人物、代表琴谱、地域特色、理论纲领的琴派;成立于明万历年间的虞山琴社为中国第一个琴社,距中国第二个琴社成立相距300多年。
  
  13、现在虞山琴社是中国唯一有专门琴社社址的琴社。
  
  同时,虞山琴社参与全国各级比赛,并获得良好的成绩,如张何之获得2002年文化部举办的中国首届青少年民族器乐大赛优秀演奏奖,2001年苏州朝霞杯新人奖。吴映秋、朱婧敏、翁玉凤、顾艳红、席行珺获得2002年江苏省朝霞杯新人奖,常熟高专音乐系古琴与舞蹈《神人畅》获1999年江苏省大学生调演优秀创作奖。
  
  虞山琴社现已有三人加入了中国琴会,十五人成为中国琴会联谊会员,在国内琴界正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江山代有才人出”。虞山琴社的辛勤努力,正昭示着虞山琴派后继有人。2003年,中国古琴艺术被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二批“人类口述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在这样一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形势下,可以相信,源远流长的虞山派古琴艺术,一事实上会以中国古代灿烂文化的结晶,绽放出越来越美丽的花朵。
  
  2004年3月
  
  注:
  
  ⑴《琴曲集成》第一册,扉页
  
  ⑵朱长文《琴史》,转引许健《琴史初编》第54—55页
  
  ⑶⑸⑹⑻严天池《松弦馆琴谱》
  
  ⑷肖鸾《杏庄太音补遗》
  
  ⑺《借月山房·柳南随笔》,转引许健《琴史初编》第133页
  
  ⑼蒋文勋《二香琴谱》
  
  ⑽⑿徐青山《大还阁琴谱》
  
  ⑾胡询龙《诚一堂琴谱》

>>> 返 回    

常熟市文化局  主办          常熟市图书馆制作    © 2001 -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