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常熟文化网》首页 首 页 历史文化 文学艺术 民间文艺 社会文化 文化教育 文化市场 文化交流 笔下常熟
常熟文化网
笔下常熟
>>> 返 回    

欢庆胜利的日子

  随着首批国民党部队入驻虞城,最后一批日军被逐出常熟,八年顽强抗争、盼望和平的心愿终于实现。91万常熟人民无不欢欣鼓舞。
  
  文◎英 南
  
  山河重光总有时
  
  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奋战与拼搏,八年可歌可泣的悲壮与英勇,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终于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从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开以后,常熟人民同全国人民一样沉浸在扬眉吐气的激动之中。兴奋之余,也总感到有些困惑和迷瞪。困惑的是:为什么在常熟坚持抗日斗争的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工作队,只能“原地驻防待命”,不能入城接受日军投降;迷瞪的是:日本宣布投降已经有些时日了,为什么被视为政府正规部队的国民党军队迟迟不来常熟、200多个日本兵依旧赖着不走。但人们坚信,日本鬼子永远离开常熟,离开中国的这一天已经为期不远。
  
  1945年10月2日,是个秋风秋雨的日子。有消息传来,国民党军队第三方面军九十四军第五师第五团团长许颙奉命率第一营营长刘文英并全营士兵将于中午时分由苏州抵达常熟。各界民众、各人民团体闻讯后纷纷前往南门外车站迎接,千百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在风中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听来格外有力,犹如常熟91万人民大众的心在激烈地跳动,天下着细雨,时疏时密,但欢庆胜利的人们全然不顾,通往南门外的大街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饱含着欣喜与期盼的目光齐刷刷地凝视着苏常公路。
  
  “来了!”“来了!”欢迎的人群中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欢呼,人们看到许颙团长率领所属部下500余人,分乘18辆军用卡车鱼贯而来,于中午11时30分抵达南门车站。部队军容整齐,全部装备新式武器,每人军装外面都披着军用雨衣,略有疲惫的眼神中透出胜利者的自豪。为免去民众久候之苦,也为了省却诸多礼节,许团长等在车站未作停留,车队在欢迎的人群中缓缓驶过,“中华民国万岁!”“和平万岁!”“抗日战争胜利万岁!”等口号在人群中此伏彼起相互呼应,沿途各种店铺不约而同地燃放鞭炮,热烈倾诉着重获自由的兴奋。车队迳行开入城中,至北门大街县政府前停车休息。安蔚南、赵明炯等常熟地方官员在此迎候。
  
  许团长告知地方官员,此次来常任务主要是负责指挥日军投降之行动,命令驻常日军将各种枪械车辆登记造册,汇送苏州,集中点缴。
  
  刘文英营长目睹民众夹道欢迎之感人场景,不禁热泪盈眶,感慨万千。他说,八年前,他是九十八师的一名排长,参加了淞沪抗战,上海失守后,退守常熟,又与进犯常熟的日军进行了面对面的血腥战斗,终因敌众我寡,泣别常熟。八年间,他从未离开军界一步,目的就是为了山河重光,复兴祖国。如今奏凯归来,既感光荣,更感亲切。
  
  午餐后,许团长等一行即来到地处七弦河的圣巴多罗买堂(即圣公会基督教堂)日军驻所。驻常日军第二三一七部队第四十六大队(又称警备队)陆军少佐大森胜一向许团长报告缴械清单,计武器20吨、弹药35吨、轻重车20吨、器材20吨、自动车3辆、船舶5艘。原来在此驻扎的日军已作好投降准备,他们先是在空场上,将步枪按四枝一堆架好,向国军缴械,再列队向国军举手致敬,撤出教堂,前往山塘泾岸原日军警备队会合。同日,有日军100余人前往苏州集中投降。
  
  同日上午10时,国民党常熟县政府派事务主任刘剑涯,会同第一区区长蒋公鲁等,接收了日军警备队除枪械装备之外有关财物器具,日军代表田岛照册逐一点交,加贴封条,由县政府派员看守。日军占用的各种房屋也一一接收移交。
  
  10月4日中午12时,占用县南街杨姓宅院的日军宪兵队向中方办理交接事宜。宪兵队长米村春喜、军曹河野、野口、鞠谷及宪兵10余人脸色惨然,他们在向中方接收人员行过九十度鞠躬礼后,登上预停在门前的大卡车,前往苏州集中。作恶多端的侵略军丧魂落魄地走了,临行一瞥,黯然神伤,昔日凶威,荡然无存。历史将永远铭记这一天,自1937年11月13日,日军进犯常熟,至1945年10月4日,最后一批日军离开常熟,历时7年11个月20天!
  
  万众欢腾喜若狂
  
  随着首批国民党部队入驻虞城,最后一批日军被逐出常熟,八年顽强抗争、盼望和平的心愿终于实现。91万常熟人民无不欢欣鼓舞,加上要迎来抗战胜利后首届中华民国国庆节,因此政府机关、工商企业,各界民众都在为共同抒发胸中喜悦而精心准备。
  
  为了庆祝双喜临门,县政府专门成立了庆祝胜利筹备委员会。为了解决经费不足之虞,一是发动工商界捐资献物;二是要求各娱乐场所自10月6日至8日义卖三天,如虞山茶室每券30元、京门大戏院每券50元、各书场每券7.5元;三是做好彩花后命为“胜利花”,发动城区学生进行义卖,每朵售法币5元,所得主要充作庆典经费。各团体、各部门也尽献所长,组织编排娱乐节目,以备在10月10日至12日作倾城欢庆之举。
  
  10月10日上午9时,常熟人民庆祝胜利大会在北门大街新公园中山厅前的广场上隆重举行,各界人士整队前往,风和日丽,彩旗飘扬,人人脸上笑逐颜开,冷寂了许久的广场上瞬间集合起一万余人,显得拥挤而热烈。地方官员、驻军代表和各团体代表纷纷登台发言,其中有军政部派京接收委员张丰胄、浦薛凤夫人、妇女会代表陆冶予,教育界代表陈旭轮等人,每个人的发言都激情洋溢。庆祝大会至12时结束,与会者热情高涨,欢呼声、口号声此起彼伏。
  
  晚6时,夜幕下的常熟城电灯如炬,一片光明。参加提灯会的队伍在新公园集合,然后由军乐队开道,途径北门大街、石梅、李王宫、寺前、南市心、县西街、县南街、南门大街、总马桥大街、君子弄,直至小庙场,提灯队伍才尽兴而散。观灯的人群如潮水般涌动,领袖肖像灯、欢庆胜利灯、皆大欢喜灯等各式彩灯争奇斗艳,沿途还有各行业捐资搭建的各式牌楼,也是光彩夺目。
  
  庆祝胜利的活动五花八门,除上述大型活动之外,还有劳军活动和各种娱乐与体育节目。以劳军为例,为慰问从前线归来的抗日将士,县妇女协会发动妇女捐献胜利袋1617只,每只都装满香了烟糖果、茶叶肥皂和书籍纸笔等各种日用物品。工商界也纷纷慷慨捐募,有面粉、香烟、猪肉,也有裤袜、毛巾、牙粉,把十多辆板车装得满满当当,由消防队员拖着板车,警察局军乐组吹吹打打,赴各驻军部队亲切慰问。
  
  至于娱乐和体育节目更是五花八门,异彩纷呈。有舞龙、舞狮、电影、话剧、滑稽戏、评弹会书、歌舞节目、京剧票友清唱等和龙舟赛、篮球赛、橡棋赛及武术表演等。城区如此,乡区也不甘示弱。练塘、羊尖、大义、谢桥等地纷纷召开庆祝胜利大会,举行演讲会、提灯会,张贴标语、散发传单、燃放鞭炮,演出各类娱乐节目,规模虽不及城区宏大,但也为当地历史上所罕见。《常熟青年日报》的记者为此挥笔疾书:“胜利、胜利,庆祝历史上的双重胜利,在每个角落里的人们,都踏着胜利大道,疯狂似地游玩”,“龙灯队满街飞舞,人的疯狂,龙的腾舞,爆竹花炮交响着,振奋了整个都市。”词人曹大铁喜不能寐,填“满江红”词一首,其下半阙是“甲午耻,从今洗;辽东土,不复弃。幸金瓯无缺,山河万里。襟上争看胡虏血,枕边始拭遗民泪。庆神州日月重光华,歌声沸。”相信,这不但是他真实情感的宣泄,更是全县人民的心态写真。
  
  笔歌墨舞庆凯旋
  
  欢庆抗战胜利的爆竹响彻云霄,沉闷了八年的人们用各种方式迎接中华民族盛大节日的到来,喜欢吟诗作文的文人骚客自然才思泉涌,笔不停挥。与此同时,《常熟青年日报》于9月1日问世,副刊为“青力”。经粗略统计,在创刊当月,《青力》共发表各类文章55篇、诗歌24首,几乎全部以抗战为题材,有痛苦回忆,有欢歌胜利,有缅怀烈士,有展望前程,真是百感交集,佳作不断。
  
  9月18日,县长安蔚南到常熟走马上任,这自然是日伪清除,政权回归的重要标志。人们清楚记得,早在1939年7月,安蔚南就被任命为国民党常熟县县长,但这在日伪逞凶之际,安只能当个徒有虚名的流亡县长。现在,安蔚南被第二次任命为常熟县长,人们以隆重的礼仪迎接安的到来。作者子非在《在狂欢声中迎新》记述:“下午3时,汽车站上满布着迎候安县长的群众……全城的人们,都跑到了汽车站,挤挤的成了一个大集场。安县长在万民欢呼声中步出汽车,被群众所簇拥着,经过了热闹的车站,笑容满面,边走边频向欢迎者颔首答礼……当安县长的行列穿过热闹的街道时,两旁欢迎的人民都带了愉快的笑容,噼啪的鞭炮声,的确够使街道疯狂了。鲜明的国旗,在半空中飘扬……”
  
  9月18日,既是个吉庆的日子,又是个悲愤的日子,这一天是“九一八”事变爆发14周年。《常熟青年日报》在1版刊发纪念专文外,还在2版“青力”副刊刊发作者萱歌所作《记着那个悲惨的时候》,读来真是不胜感慨,“一个不长不短的时间,十四年。孩子变成壮年人,壮年人的头发白了,他们几乎已经失望、绝望,忍受着欺凌、压榨,非人的生活,教他们忘记了中国,只知道有日本和‘满洲’。”“八年来,此地禁言东北,更讲不得‘九一八’!弟兄们,静一静头脑,且慢庆祝狂欢,要记得十四年来为争取东北而死难的志士,十四年来受尽折磨的同胞。从那个悲惨的时候到今朝,拼掷了多少头颅与热血。终久正义得胜,东北还我!”中国的老百姓素有崇善之美德,甚至到了好恶不辨的地步,看到一点可怜的模样就以慈善之心救护惜生。所以,作者在文章煞尾时拍案疾呼,“看他们投降,沮丧,别忘了他们的野心和危险,更不能忘了我们自己要永远的奋斗与坚强。”
  
  浏览由“萱”写作的“团圆佳节”这篇散文,可以感受到字里行间渗透出的不仅是作者的,更是全体中国人在中秋时的别样相思。“以欣快的心情凝视那明月一轮,有‘今夕复何夕’共此明月光之感,久蓄在胸间的相思,我们来对明月吐诉吧!干戈化作玉帛,恶氛被正气冲散了,今天的月光,该比往年格外光芒,特别明亮。”“吃月饼,要想起戚继光将军的光饼,我们必须同心戮力,赶掉了不算数,要使他们再也不敢小觑我们。”怀古系今,触景生情,作者不仅吐露了许多人共有的心声,更寄托了人民大众对“明天”的衷情期盼。
  
  正当人们沉醉于喜悦之中,充分享受着艳丽阳光的时候,有首题为《新生》(作者树凡)的新诗朗声吟唱“没有一滴血是空流的。八年!悠久的岁月啊!热泪与鲜血混凝了。抹去罢!且忘怀一切,任那过去的苦楚,向狂呼怒啸里隐埋下去……抹去罢!脸上的血泪,忘怀罢!八年的苦楚。如今再出发!而且建树起更伟大灿烂的新生!从我们未来的努力中……”此外,作者郭襄唐在题为《旅途》的诗中告诫,“再系上你的草鞋,背负起你的行囊,你仅越过了一座小峰,岂能就巡逡不前。远处是白云悠悠,近处是乌道崎岖。你莫俯视血痕斑斑的足踝,昂起头来再披棘向前……”可以说这两首诗都充分体现了作者在狂欢中的冷静思索,很有一种“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的豪气。

>>> 返 回    

常熟市文化局  主办          常熟市图书馆制作    © 2001 - 2004